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!wechat_login_title!

搜索

疯狂的无人货架拐点将至?猩便利曝出撤站传闻

2018-1-12 22:39| 发布者: 一朵小礼花| 查看: 286| 评论: 0

简介:不管这场戏会不会演砸,对整个行业来说都像是敲了一次警钟。“如果没有所谓的补贴大战或者不惜代价,不看毛利的话,可能会盈利。”这是四个月前接受界面创业记者采访时,果小美创始人兼CEO阎利珉对无人货架盈利可能 ...

不管这场戏会不会演砸,对整个行业来说都像是敲了一次警钟。

疯狂的无人货架拐点将至?猩便利曝出撤站传闻

“如果没有所谓的补贴大战或者不惜代价,不看毛利的话,可能会盈利。”这是四个月前接受界面创业记者采访时,果小美创始人兼CEO阎利珉对无人货架盈利可能性的判断。

他几乎没有停顿地接着说,“但是在中国,这种可能性不大。”

近日在社交平台脉脉上有爆料称:“猩便利全国BD放假,同时开始给销售放假,货架停止补货,有实锤!”据品途商业评论报道,猩便利某作战群中也出现相关信息:“因战略性收紧,决定要把全国所有的三、四线城市撤站。”并向员工提出离职或转岗的建议,截止当天的薪资会正常结算,但没有提成。

疯狂的无人货架拐点将至?猩便利曝出撤站传闻

图片来源:品途商业评论

不但如此,猩便利位于上海天玥桥路的24小时智能便利店在近日被证实关店,该门店刚开业三个月,目前处于转租状态。据悉,相关工作人员解释道,该店地处区域虽然流量高,但便利店消费需求不高,近10万的月租拉低了其性价比。

从2017年9月4日宣布天使轮融资开始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猩便利完成了两轮共计近5亿元融资,这样的融资速度和规模在整个无人货架领域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。

就算是大战在即,粮草先行,在行业普遍相对安静的情况下,为什么是猩便利被率先曝光出这样的消息?

疯狂的无人货架拐点将至?猩便利曝出撤站传闻

猩便利内部流出截图

同行业的其他玩家对自己所处战局的疯狂发展也有自己的看法。

“他们发展得太疯狂了,资本推得他们太疯狂了。”友盒内部人士最直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,“我们在一线看到的一些情况比较能印证这个现象。”

对方指的情况是猩便利由于布点速度太快,运营完全跟不上拓展速度,因此导致许多点位补货延迟现象比较严重。

对于无人货架来说运营是重中之重,无论是用户的运营还是货物的运营,这也是行业各个玩家比较一致认可的观点。一旦发展速度太猛影响了运营效果,就意味着企业在自砸招牌。

猩便利能够布点如此迅猛的原因,其实也是目前被诟病的地方,首当其冲就是公司规模的选择。“选择硬件设备要符合场景”,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张宇辉曾经对界面表示,目前30人以上的办公室点位会放货架,而达到50人就可以投放冷柜。

这个逻辑在好几个玩家眼中不成立。界面创业曾经报道过,CITYBOX城市魔盒在17年底从封闭场景切入到开放空间,但即便是办公室,魔盒是坚持100人以上才会铺设一个点位,而且同样采用成本更高的带有防盗的无人货柜。而领蛙CEO胡双勇对记者表示,达到50人的办公室才会布下一个点位。

小e微店CEO荣光曾经在接受《风眼》采访时表示,从2016年下半年转型做无人货架开始,团队就坚持只做100人以上的企业,而三四十人的小规模企业的点位偏离了商业模式本质。“低于100人的企业我们是不做的”他说,“(进驻三四十人规模的企业)不可能赚到钱,我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。”

但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以“猩便利要打造消费方式和消费平台”为由反驳了,“你不能说100人公司的人有需求,30人公司的人就没有需求。”

第二个被指摘的点显得猩便利有些“剑走偏锋”,有行业相关人士表示猩便利的一些点位选择投放在理发店和台球室,这些场景都不符合行业对合格点位的认可标准。

司江华曾经将无人货架之战分为了三个阶段,对垒的焦点分别是点位、运营、技术和供应链。在围绕点位的第一战中,他认为率先达到30万个点位的体量,基本上可以占据绝对优势。

据报道,目前猩便利的无人值守便利架布下超过3万个点位。现实与理想差了一个数量级,再加上司江华已经展现出来的野心和策略,猩便利被指打法激进也是情有可原。

除了布点策略引发的争端外,恶性竞争点位也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常态。

一位行业内的玩家表示,上个月猩便利曾开出每月5000元的补贴给行政,想要翘掉他们一个比较优质的点位。他透露其余被翘点位的补贴普遍在1000元至2000元,“肯定有翘走的,但数量不超过2位数吧。”但对于规模在200人以上且GMV贡献足够高的点位,他们也会出价挽留。

友盒方面也毫不避讳地告诉界面创业记者,猩便利曾经同样通过补贴的方式,在一家企业中和他们的货架并存。而且猩便利工作人员假扮成友盒的员工,将其货物撤走,造成友盒的丢失率较高。

他进一步指出,行业出现恶性竞争后,一些无人货架默许公司“随便吃”,又再一步提高了行业的丢失率。他认为丢失率这件事是需要靠无人货架和客户双方来共同控制的,“但现在这个行业整个的土壤就不健康,大家提到无人货架就随便吃,就笑话,无人货架很好笑啊。”

友盒内部人士表示自己16年入场的时候并不是这样,那会儿公司确信无人货架对公司和员工来说是有价值的,“所以这算不算他们进入行业的影响呢?这背后也是说大资本在助推这个事情。”

“本来是个零售的事儿,大家要精耕细作,做用户体验和运营,但现在变了,变成讲点位数量了。”这位内部人士说。

界面创业记者就以上几点问题向猩便利求证,猩便利给出的答复是“这些消息属于不实新闻”。

1月11日早上,猩便利发表官方回应称,公司业务均处于良好的运转状态,一系列举措是围绕“便利·蜂窝”模型做出的调整和优化。

疯狂的无人货架拐点将至?猩便利曝出撤站传闻

对于无人货架来说,优质点位的蓝海已经不复存在了,入场成本远不如早些时候划算。阎利珉在入场时就预判过办公室接受无人货架的瓶颈,“在中国适合做高密集写字楼的CBD城市,我算了算就50多个。瓶颈在于融资到了一定规模以后,很多人可能就会被远远的抛在下面。”

在这个略显拥挤的赛道上,各种手段都是为了生存并活到最后。当然,就已有的玩家来看,无论是推出新技术还是开辟新空间,大家都在迭代自己的产品,找到新的方向,毕竟没有一个玩家愿意被抛在后面。

但以猩便利目前的速度来说,它真的能够保持充沛的体力和大多数玩家继续向终点冲刺吗?又或者说,它还能如愿迎来新一轮补给吗?

收藏 分享 邀请
晕倒
晕倒
口水
口水
大哭
大哭
惊呆
惊呆
感动
感动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