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术交流 文章详情

盲人学生玩转无人机,听声音判断飞行状态

假如你的世界变得一片模糊,该如何面对命运的挑战?文华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大三学生陶亦然用乐观书写了答案。

假如你的世界变得一片模糊,该如何面对命运的挑战?文华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大三学生陶亦然用乐观书写了答案。3岁半时,他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青光眼,却坚持到普通学校随班就读;由于视力急剧下降,他在高考前3个月开始学习盲文,成为湖北首个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考生;考上大学后,他不仅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还把对航空航天的兴趣发挥到了极致,先后带着无人机去了16个省、2个直辖市和澳门旅拍,甚至去了国外。如今,陶亦然累计的素材已有1.05TB,航拍的红枫文化节还上了学校宣传片。

心随无人机一起飞翔

“雨后的校园格外明净,我来积累点航拍素材。”4月10日上午,由于前两节没课,陶亦然抓来同学张波帮忙。尽管走路时还要紧拉着张波,从包中取出无人机那一刻,陶亦然的动作变得娴熟。他习惯性地用手一点点摸着,检查螺旋桨、电池、遥控器等配件的情况。随着无人机缓缓离开草坪,螺旋桨轰隆作响,他手中操纵着控制器,耳朵下意识地侧向声音来源处。“高一点”、“左一点”……张波站在旁边,一边看着手中的画面监视器,一边提示着无人机的飞行轨迹。陶亦然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如果忽略那双始终平视前方的眼睛,几乎看不出他是个盲人。

陶亦然(右)在父亲的协助下玩航拍“很多时候,无人机操作都是两人制,一个人作为飞手,另一个人作为拍手,我一般就是飞手。我们会提前商量好怎么拍,走一个怎样的过场,调整什么角度。”陶亦然笑着说。除了听从领航员的指令,在低空拍摄中,他还可以通过听声音大致判断飞行的状态。“如果同时有3架无人机在飞,我能听出它们各自在空中的位置。”“相比摄影,无人机航拍没有高度和距离的限制,俯视的角度有种飞上蓝天的感觉。”陶亦然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现在他的右眼视力是0.03,只能模糊看到眼前事物的轮廓,也看不到具体拍出来的画面是什么样子,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心随着无人机一起飞翔。

突击学盲文参加普通高考

3岁半时,陶亦然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青光眼,而且已是晚期,左眼只剩光感,右眼视力也仅有0.2。“无法治愈,只能尽量维持现状,减缓视力下降。我们没有送他去盲校,就在普通中小学就读。”父亲陶先生介绍,陶亦然上课主要靠“听”,做作业要借助高倍放大镜,中考都是申请放大版试卷完成的。2016年高考前夕,陶亦然的视力急剧恶化,父母和老师商量后决定,向教育部门申请采用盲文参加普通高考。他也成了湖北首名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考生,三个月内,他不仅突击学习了盲文基础,还学会了使用盲文打字机,最终以477分的成绩考入文华学院。“无论学习还是交流,都很积极乐观,学校搞大型活动,他主动用无人机来帮忙航拍。”辅导员易凤临很喜欢这个学生。在大学,没有专门的盲文教材,陶亦然上课仍主要靠听,回去后经常自学到深夜。“非常感谢老师和同学们,他们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帮我读教材。”一些需要动手的实验课或设计课,他靠听很难跟上节奏,就和同学合作,请他们在操作时多给讲解,他回去再慢慢消化。每次学期末考试,学校安排专人给他读题,根据他的口述进行作答。在陶亦然的努力下,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两次获得了专业第一,还获得过一等奖学金,被评为“共青团湖北省最美新生”、“校三好学生”等,还取得了一项国家专利。

他是发烧友拥有7架无人机

对无人机的爱好,可以追溯到陶亦然的高中时期。高二接触到航模后,那个不断拼装、调试的探索过程,一下子就让他入迷了。“每周都会玩,经常会炸机,但是很刺激。”

陶亦然航拍的校园雪景高三那年,随着消费级无人机的普及和快速发展,陶亦然爱上了航拍。“航模的操控性更强,不调试就可能撞树。无人机有GPS,不控制的时候就会悬停。其实摔上几次就熟了。”玩过航模后,他摸起无人机驾轻就熟,高考前两周都还在玩着减压。他逐渐攒下了7架无人机。“我自己买的都没超过4000元,很多都是低价买别人玩坏的,我拿回来修修就好了。”为了玩无人机,陶亦然曾经历不少惊险时刻。2016年在上海迪士尼玩时,由于没经验,电量不够飞不回来,无人机一头栽到了围墙里面,他和工作人员交涉许久才取回;2017年在东湖樱园拍摄时,为了拍樱花飞得高了点,无人机挂到了25米高的梧桐树尖上,工作人员剪断了小枝才帮忙拿回……陶亦然的一些高中同学也爱好航模和无人机,他们建了一个群,经常在里面约拍,或者探讨。“他的点子多,爱钻研,喜欢挑战。”高中同学柯帅现在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学自动化,两人最近正在讨论,试图解决在一些无法使用GPS的狭小空间里,无人机如何通过自主携带的设备完成定位的技术问题。

希望拍遍全国每一个地方

这几年,陶亦然带着无人机,先后到过16个省、2个直辖市和澳门旅游,还去了俄罗斯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航拍。“旅游的爱好,加上无人机的加持,让我的每一次旅程都有着无数的大片,时刻都能分享生活的精彩。”每一次旅行前,他都会自己提前做好攻略,之后也会写下游记和感受。家人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多,刚过去的清明假期,他和父母一起去了江西婺源,航拍油菜花海。

陶亦然航拍的校园照片连续三年,陶亦然都前往东湖樱园拍樱花,沉醉于记录美景。“白天和晚上的樱花不一样,要考虑感光度,飞得高低都有讲究。”校园里的红枫大道也是他爱拍的,有一次为了既拍到图书馆,又拍到掩映的红枫,他一连去了好几天拍了一百多张,直到拍到一张天色刚暗、灯光刚亮时的照片才满意。之前,他航拍的红枫素材还上了学校宣传片。在陶亦然看来,玩无人机就是一种心态。“虽然我看不清楚拍出来的东西,但我在展示给他人的同时,分享了我所经历的一些美好风景和瞬间,这也非常值得呀。”他发在QQ空间里的美图总能感染身边人。“我也经常在线上跟随他的无人机一起旅行。”同专业的同学刘亮笑着说,陶亦然非常开朗乐观并且幽默,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,课余时同学们都很乐意做他的“拐杖”。父亲陶先生则表示,家长为了孩子怎么付出都愿意,最感谢的还是学院师生的呵护,不仅让儿子圆了大学梦,还能保持着对学习的热情和对生活的憧憬。陶亦然希望将来能拍遍全国各地。他笑称,现在出去旅行不背个无人机,就像少了点什么。


全部评论0

加载更多评论